失格在忧伤之中

军训第七天

累得我什么都不想写了。。。

情報君黑羽さんʕゝᴥ•ʔ:

【マルイのネット通販】【文豪ストレイドッグス 武装探偵社販売部丸井出張所】
ただ今渋谷マルイで販売中の一部グッズを、本日8/4(土)よりマルイのネット通販でも販売スタート!暑い夏を一瞬忘れてしまうような、爽やかなイラストに注目です♪
ご購入はこちらから→bit.ly/2KrW2LE

Chapter three 注:标题什么的以后再说……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外照进时,镜花早已梳洗完毕,在厨房中忙碌的准备早餐。
      “味增汤,还需过一会。”
      镜花小声呢喃一句,歪了一下梳着双马尾的脑袋,回头看了看地板上蜷缩成一团的不明物体,便小心翼翼地走进客厅。将电视打开,想了想又将音量调小。镜花将视线移向屏幕,记者身后熟悉的建筑收入眼底。
      遥控器从手中滑落
      中岛敦艰难地翻了个身,用被蒙住的脑袋略微有些缺氧,刚才好像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做梦吗?
      中岛敦猛的掀开被子,在空气中闻出了烧焦的糊味,迷迷糊糊的起床,用手揉着睡意朦胧的双眼,向厨房走去。
      “好像是什么东西烧糊了,要帮忙吗,镜花?”
      厨房中并没有看到那往日忙碌的身影。
      “镜花?!”中岛敦加快脚步焦急的朝客厅走去,终于看见了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红衣少女。
      “呼~吓死我了,原来在看电视啊~~~”敦用手擦了擦冷汗,将目光投向电视,脖颈一僵。
      “……?哦!”镜花抬头看了一眼身旁站着不动的人,想起来火还在打着,镇定自若的跑进厨房,将火熄灭,动作一气呵成。
      “镜花,不用了…”
      “什么?”镜花掀开锅盖,看着烧焦的锅底,往里加了些水,没注意到那语气中的情绪波动。
      “……早餐就不吃了”中岛敦努力的抑制住自己发颤的声音,暗暗握紧了拳头。
      “对了,镜花”敦飞快的抓起挎肩包又将门锁打开。
      “我得马上去侦探社,早餐我明天做给你。”
      巨大的关门声响起。
      “……”镜花沉默的低下头,眉头紧皱。一道黑影在窗外闪过。
      【嗨!好久不见……】
      “?!谁!”

      太阳升起一定高度,已经到了上午,正赶上交通拥堵的上班时间。中岛敦白色的身影在人群和车海中穿梭,早间的新闻报道一直在脑海中回放。
      ‘…昨日午夜,所属于黑手党的高层建筑遭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摧毁…’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凑巧?
      ‘…据推测,很有可能是敌对组织有意而为…’
      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咒骂声不断传来
      “对不起!对不起!啊……抱歉……”
      ‘…发现了少数受伤人员,目前由于某些原因无法近距离接触…’
      太宰先生怎么竟然去那种鬼地方!
      ‘…关于黑手党的具体损失情况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熟悉的红色砖楼逐渐映入眼帘,敦加快了脚步,几滴汗水从脸颊滴落。
      “太宰先生!!!”

      武装侦探社
      急促的脚步声从楼梯口处传来,敦猛的将虚掩的门一把推开,来不及调整自己紊乱的呼吸,气喘吁吁的说道:
      “国……国木田先生……出……出事了…???”
      呃……这是什么情况?一张白纸从敦的眼前飘过……
      办公室内,空无一人
      “九点四十五分十七秒。”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敦回头便看到了顶着两个黑眼圈的国木田独步。
      “你小子迟到了两小时四十五分二十五秒”国木田君努力的睁开有些浮肿的双眼,抬腕看了一眼手表。
      “啊,抱歉…不过话说回来,大家都去哪了?”敦看了看国木田身后的楼梯,
      “国木田先生出大事……”
      “我知道”国木田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那太宰先生他没…”
      “没来,真想掐死那家伙……那个蠢货来了也只会捣乱我的计划。”国木田推了推眼镜,
      “所以说,你小子到底要在这里站到什么时候?!”
      “…啊…那个”敦君尴尬的走进屋内,在自己的位置坐下。
      “敦君指的是这个吧!”谷崎推门而入,举起手中的报纸向敦君走来。
      “早上哦不,上午好啊敦君~”众社员依次入座,对敦君打了个招呼,
      “刚才没看见楼梯上有人啊?”
      “……我们坐电梯。”与谢野打了个哈欠,瞟了敦君一眼。
      “黑手党总部高楼遭夜袭,具体情况仍在调查中?!”敦念出了报纸上醒目的标题,转头看向了国木田。
      “今日清晨,各大媒体相继报道出了这个头条新闻,”国木田翻开手中的文件继续说:“据调查小组的调查结果显示,情况属实,而且昨晚在夜间工作的社员都听到了类似于爆炸的声响,但是——”国木田抬眼看向谷崎,“敌对组织有意突袭这个结论下的似乎有些早。”
      “据在黑手党附近负责监视的本社侦察小组报道,昨夜午间,并没有在黑手党领域附近发现可疑人物,”谷崎晃了晃手中的报道,“领域上空也没有可疑的飞行物出现。”
      “那……为什么这么说……先不说这个,太宰先生不会有事吧?”敦看向国木田,清澈的瞳孔中流露出几分焦急。
      “太宰先生昨天晚上临走时说什么今天风景好,要去高楼看风景。现在还没回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
      “太宰那家伙不用担心他”
      “也许在寻找自杀的新方式也说不定吧!”
      “上次故意让黑手党抓走,不也回来了吗”
      “真想象不到太宰先生栽在黑手党的情景,也许又去获取情报了吧!”
      又来了……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声,敦的额角划下两道黑杠。
      “不过,”国木田屈起手指轻敲了两下桌面,示意大家安静,往日直率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迟疑,“刚刚全体核心成员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敦你没参加。”
      “据有关情报网的跟踪调查,这件事引起了地方政府的注意,”
      “政府?”
      “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也被列在调查范围内。”谷崎插嘴道。
      “好像要派出异能特务科来着手调查此事,”国木田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叹气道:
      “恐怕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港口黑手党
      “人员伤亡与损失统计及调查结果出来了,请您过目。”身后的人恭敬的弯腰用双手将报告单托起。
       阳光刺的双眼有些生疼,尾崎红叶眯了眯眼睛,将伞撑起,接过了双手呈上的报告单。
      “人员伤亡?”
      “没有,只是夜晚的值班人员在事发楼层巡逻时被炸开的玻璃碎片划伤。”
      “现场有留下什么线索吗?”
      “事发地点是在三十三层的储蓄区,所以财务损失比人员伤亡严重。现场只发现了大量的玻璃碎片和损坏的楼面墙壁,没有发现什么重要线索,不过……”
      “不过什么?”冰冷的眼眸直视对方,站在面前的人不禁打了个哆嗦,连忙继续说道:
      “不过地面上没有烧焦过的痕迹,但竖直墙面的内部有几处血迹,应该是前往事发地点的人不小心划伤留下的吧……”停顿了一下,面前的干部大人却一语不发,便紧接着又说道:
      “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樋口君等人发现了血迹,收集了一些样本放在了医务研究处。”
      红叶抬首望向那座被毁坏的高楼——
      位于主楼的一侧,如果真是敌对组织的突袭,目标坐标应该定位在五座高楼围成的中心或者主楼才对,三米多高的钢化合金玻璃墙壁被直接打穿留下的巨大缺口的确像是被炸后的效果。但是,无论从高度还是从投射角度都无法解释炸弹是如何越过两侧高楼,精准的砸在位于楼总高的四分之三的位置且不破坏周边。
      只有一种可能,一个想法在红叶脑中形成。
       余光瞥见了那走向主楼的身影,对面前的手下吩咐道:
      “立刻下令让医务研究处分析那个血样,把分析资料和鉴定结果给我送来。”

      “…总体就是这样,Boss…”
      “…谣言的散播者还在追查中…”
      干脆利落的女声从屋内传出,中也伸向门柄的手顿了顿又收回,转身面对着窗外。
      全反射的玻璃墙幕映出了那略微憔悴的面容,充满血丝的双眼透过玻璃看到了自己有些干涩发白的嘴唇,轻咳一声,口中的血腥味驱之不散。
      …昨夜…果然冻坏了……
      中也揉了揉有些涨疼的太阳穴,整了整一夜未换已经被弄皱的黑色西装。
      “中原前辈。”身后的门被打开,玻璃中穿着黑色正装的女子低头向中也问候到,中也转过身对那将短发盘起的女子微微颔首。
      擦肩而过的瞬间,中也似乎看见了那低垂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
      “Boss”中也恭敬的向黑暗中的黑影鞠了一躬。
      “中也君来了,”话语中听不出任何异样的情绪,森鸥外缓缓抬头,苍白的脸在烛光中显现。
      “想必你也已经了解事情的大概吧。”
      “是,的。”中也努力的将音阶咬清,发出的声音却依旧沙哑。
      “中也君,不想说点什么吗?比如…事发现场留下的血迹?”森鸥外的嘴角扬起不易察觉的弧度。
      昏暗里,湖蓝色的眼眸中只有平静。
      “脸色不太好呢,中也君。听樋口君说,昨夜你回来时好像全身湿透了,没感冒吧,”
      “还——好”努力克制住了咳声发出的趋势中也抬手抹了抹嘴唇,黑色的手套立刻留下了一道深红的血迹。
      将眼中的情绪平复,中也抬头看向了森鸥外,缓缓开头道:
      “昨天酒有点喝多了,于是就去附近的港口吹吹风,不小心掉进水里,至于血迹——”
      中也闭了闭有些发黑的双眼,镇定的说道:
      “应该是察看者清理过程中不小心被划伤所留下的吧。”
      “哦,没事就好”森鸥外顿了顿,又说:
      “在保证身体不出问题的情况下才能接任即将来临的重任。”
      “那,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
      “不必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剩下的事情交给樋口君处理就行了。”森鸥外将头后仰,目光不定的望向空中。
      中也沉默,下垂的双手微微握紧。
      “不过眼下有一个非常紧急的任务,”森鸥外开口打破了僵局,冲中也笑着说:
      “我不太放心别人,所以才把你叫来。”
      “那么,任务的内容是?”
      “去分部调查一下财物流向和交易项目,以及近期配合其他工作的黑帮组织。”森鸥外翻开了手中的文件,抬眸又说:
      “把可疑的地方查清。”
      “没记错的话,昨夜芥川应该已经歼灭了一个组织,被歼灭的原因是……掉包?”
      “没错,但是勘察的重点要放在近期与黑手党交往甚密的外围人员以及内部的高级职员。”
      湖蓝色的瞳孔猛的收缩了一下。
      “您是说有…”
      “今天就到这吧,中也君”手中的动作停滞了一下,恰时的打断了中也要说的话。
      “我希望,越快越好。”森鸥外合上了手中的文件,看向中也。
      “毕竟,真正属于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是。”
      沉默半饷,中也转身向门口走去。
      “不过——”
      中也猛的停下脚步,
      “有一点,中也君,”
      “有的时候,不要太感情用事。”
      中也目光低垂,手中的拳头不自觉握紧。
      “我知道”声音不大,却很清晰。随即,清脆的落锁声响起。
      “你都听见了吧”森鸥外将视线移向身后的暗格。
      “中也这孩子和小时候一样。”略带歉意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红叶从阴影中缓缓走出
      “不过,人总是会变,不是吗?”森鸥外冲红叶无奈的笑了笑。
      “事情似乎向坏的方向进一步发展了呢?”红叶低头,思索片刻后又说道:
      “刻意说成是被敌对组织攻击,仅仅是为了引起政府的注意吗?我想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政府派出了异能特务科插手此事,”红叶怔了怔,深邃的眼眸中出现了少许诧异。
      “登门拜访,只是早晚问题。”
      “…是那个人吗?”森鸥外笑了笑,没有回答,起身走向了黑暗中。
      红叶沉默,一个猜想逐渐在心中形成。
      “早点休息吧,红叶君,”幽幽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游戏,才刚刚开始。”
      红叶抬头,将目光扫向留在长桌上的文件,微弱的烛光照亮了那张右眼缠绕着绷带的男子照片。
      ‘DNA鉴定结果,血样分析,所属人为
                                                     ——太宰治’
          
                                                     ——(未完待续)

     
     

     

Chapter two 注:原著向(os:标题什么的以后再说……)

      时钟塔古老的钟声在寂静的空中响起

      深夜,依旧灯火通明。只是大街上原本的喧闹声逐渐被风稀释,转为宁静。
      寂静的午夜到来,一切显得宁静美好,
      如果不是有什么声响打破镜面。
      “轰---”
      巨大的撞击声从身后传来,紧接着刺耳的警铃声划破夜空。
      “?!发生了什么事吗?”抱着重物的白发少年笨拙的转身,自言自语道:
      “那个方向好像是……?!”
      黑-手-党!
      猛的想起太宰先生今晚临走前说的话,清澈的瞳孔中隐现出内心的担忧。
      “与谢野前辈……”
      “放心,不会有人受伤的。”
      留着蓝紫色短发的女子不知何时停下了脚步,抬头向后瞟了一眼声响的发源地,轻声说道:
      “那里是黑手党所在的地域,一般人是不会轻易靠近的。”
      “可太宰先生他……”
      “不会有事的……那家伙……”
      与谢野眯了眯眼睛,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似乎是回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过往。
      “……也是。”
      太宰先生的话,应该不会有事吧。白发少年摇摇头,责怪自己多虑,又说道:
      “该不会……是被偷袭了吧?”
      与谢野撇了一下嘴角,低声说道:
      “…… 那关我什么?!”
      【…开始了…】
      “与谢野前辈,您怎么了?”
      【…游…戏…】
      唔,刚才,是谁在说话?
      “……前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与谢野定了定神,又理了理耳边的短发,沉声说道:
      “我没事,敦君,”
      “真的……没问题吗?前辈?”敦看见与谢野突然用手捂住了头,身体不适吗?
      “……没什么,也许是我太累了……”
        开始?游戏?
      “呃,确实很累呢……”
      毕竟大半夜的,才买回东西往回赶,……采购这方面……前辈还真是……
      女人真是可怕
      中岛敦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私仇之类的,也说不定吧。”
      “私仇???”中岛敦愣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时才发现与谢野早已与他拉开了距离。
      “等等我前辈——”

       刚才……绝对不是幻听。
       游戏开始……要有什么事发生么……

      凛冽的夜风吹散了夜空中的薄云,一束皎洁的月光从云缝中透过
      月光,沉默的目送着两道走远的身影
      入夜,风起
  
      街道上的灯光所剩无几,交通岗处的一座红色砖楼内灯光依旧。
      武装侦探社

      “国木田先生,对方说我们可以发送文件了。”
      清脆的声音从后方的座位传出。
      “国木田先生?”等了半响没有回应,谷崎将头从堆起的文件中探出,便看见了国木田僵硬的背影。
      “呃……国木田先……”
      “什么事!”
      国木田猛的起身,一把推开椅子回头看向谷崎。
      “那个,那个……”看着努力压制怒火的国木田先生,谷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刚才……委托人让我们把文件发过去。”
      …………
      屋内一片诡异的寂静,谷崎好像明白了什么。
      该不会是……文档被清空了吧……国木田先生出现这种差错……真是……少见呢……
      “呃,刚才听到外面有类似爆炸的声响,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谷崎尴尬的挠挠头努力的想转移话题。
      “管他发生了什么事……”
      盯着一片空白的电脑屏幕,国木田做了一个深呼吸,又无奈的叹了口气。掏出一支钢笔和那本名为理想的记事本,笔尖在纸上飞快的写下时间规划安排,又抬头看了一眼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少年说道:
      “这样,谷崎先回去吧,剩下的事我来处理。”
      “国木田先生,一个人没问题吗?”
       毕竟是花了近五个小时才完成的档案啊,如果从头做起……估计得到凌晨吧……
      “不——会——,有问题的。”松散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睡意从斜对面的躺椅传来。
      “还有,谷崎君多加件大衣吧~~~”轻松的语气中带着少许催促。
      “乱步先生,您也早点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就行。”重新坐在电脑前的国木田恭敬的说道,略微粗糙的手指却并没有停止在键盘上飞快跳跃。
      “嗯”乱步随意的闷哼了一声,右手撩起微微遮挡双眼的碎发,抬眼看向窗外。
      “起风了呢,国木田君。”
        ???
      国木田看向乱步,一脸懵。

      城边,郊外

      【振作…起身】
      ‘嘀……嘀……嘀……’
      【子弹上膛……】
      咔嗒
      【结束……了】
      男人背对自己沉默的站在原地
      【没察觉吗……】
      黑洞洞的枪口微微颤抖着指中要害
      【就趁这时!】
      “砰-”
       ?!
      什么???!
      “咳……
        畏惧死亡吧,畏惧杀戮吧,
        即死之人,咳……平等视之 ”
      黑色的利刃收回,大团的鲜血从胸口不断涌出。
      被染上少许血液的黑色风衣被风吹起,黑色的衣带随风飘起,黑发男子缓缓转身,立起的衣领衬出他白皙的脖颈,风扬起他雪白的发梢。隐透的月光照亮了他漆黑的眼眸,身影在地面上被拉长。
      被月光照的惨白的尸体,凝固的暗红色血液
      红与白的交汇在柔和的月光下竟显得格外相衬。
      ‘嘀……嘀……嘀……’
      握住手机的手指紧了紧,芥川眉头轻皱。
      【无人,接听】 
      不是信号的问题。芥川果断的按下结束键,望向不远处被月光照耀下的城市。
      深夜,撞击声,来源
      异能一触即发,芥川起身轻盈的跃向空中。抬眸,熟悉的黑色建筑在瞳孔中放大。
      下一个目的地——
      黑手党总部

                                                     ——(未完待续)

     
     

Chapter one 注:原著向 继白鲸作战之后(os:标题什么的以后再说……)

  暮
  夕阳在天际边缘缓慢褪去了应有的颜色,逐渐黯淡的光芒象征着一日的终结。星辰开始在天空隐现,装点着逐渐被黑天鹅绒帷幕蒙上的天空。
   黑暗蔓延,夜幕降临。
   横滨,作为几大重要港口城市之一,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出了与其格格不入的喧闹与繁华,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点亮夜空,在微微荡漾的海面上留下点点微光。人群的喧闹声与欢笑声充斥在熙熙攘攘大街上的每一个角落。
   除了,那隐秘在灯光背后,身处在城市黑暗中
   ——港口黑手党
   象征性的五座高楼环绕而坐,矗立在城市的边缘,紧邻着几大重要港口,漆黑的楼身与黑夜融为一体,楼顶闪烁的红光彰显着这个党派在城市所拥有的权势与地位。
    港口黑手党,没有之一。
    高耸入云的高度也刚好可以俯瞰整个横滨夜晚繁华的景象。
    巨大的落地窗前,名贵的红酒在摇晃的高脚杯中缓缓流动,犹如鲜红的血液在杯中流淌,屋内昏黄的光线勾勒出酒杯持有者柔顺的橘色发尾以及与暖色调相违和的黑色帽子,全景玻璃上隐隐约约地映出他略有些疲惫的脸庞,以及那一瞬即逝的不悦。
    轻抿一口手中的红酒,中原中也起身缓步走到落地窗前,湖蓝色的双眸注视着窗外光亮与黑暗的交界处,最终却将目光停在了漆黑的夜空中。
    “……为什么是这里?”
    “………”
    “说话啊!你是哑巴么!”
    “……想要的……”
    “什么?”
    “没有什么为什么啊。”
    “……不过是这里有我想要的……罢了……”
       ……
   “呵……没有什么为什么吗……”
     中也冷笑一声。
     的确,这里能满足人们的一切,但是你所憧憬的——
     恐怕只有这无尽的黑暗与深渊吧。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头也不回的抛下你已经拥有的一切呢?
     是因为,那个人吗?
     脑海中那个早该被遗忘的模糊的身影一闪而过。
   “……天衣无缝”
      下意识的轻声说出那个人的异能,中也甩了甩头,将那个身影从脑海中驱除。再次抬头,眯了眯双眼瞥向那个早已察觉的熟悉身影。
      沙色的风衣被风吹的微微扬起,缠绕在手臂的绷带被风吹散,环绕在他微微前倾的身旁上下语气中舞。纷飞的白色在黑夜的映衬下格外中。
      中也微勾一下嘴角,被灯光照亮的玻璃映射出他一脸的不屑与厌恶。
   “真是,不错的光景呢……”
      微微低垂的眼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绪,猛的仰头,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少许红色的液体顺着嘴角流出,直接没入了衣领。
      中也咂咂嘴,手顺势一扬。精美的酒杯在空中留下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落向大理石地面的瞬间,变成了碎片,散落一地。
    “嘁,可惜了这从意大利带回的高脚杯。”自嘲的语气中流露出几分惋惜。中也却没有回头看向身后的玻璃碎片,双眼依然紧盯着那个摇摇欲坠的身影,丝毫没有半点松懈。
       被灯光笼罩的横滨,如同坠落在海面上的星辰,在夜晚的海面上依旧焕发出耀眼的光芒。如果想要在这样的夜晚一览横滨全景,观赏的地点必然要选定在高空,
       比如说,高楼的天台上。
       舒展缠满绷带的双臂,微风轻轻撩起太宰治耳边的碎发,伫立于天台的边缘,清凉的海风轻抚他从容的面容,潮湿的空气中隐隐约约弥漫着腥咸的气味。
     “真是一个自杀的好地点。”太宰啧啧两声,缓缓转过身,抬眼看向不远处依旧灯火通明的城市,又抬头望了望漆黑的天空,闭上眼睛。
       结束吧……
       该结束了……
       不断回荡在心底的声音,渐渐没有了回声。
       如同镜面的高楼墙壁上映出了那若流星般极速下坠的身姿,衣角在空中划出优美的痕迹。强烈的失重感充斥着太宰治身上的每个细胞,传递到了每根神经。
      “青,花,鱼!!!”
       中也下意识地喊出那个久违的称呼,大脑来不及思考,身体便早已做出了反应,飞身破窗而出。
       风,不断在耳边呼啸,太宰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努力克服失重所带来的眩晕感,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一顶黑色的帽子出现在视野中,正朝着自己的方向飞来。
      一顶黑色的帽子?
      “太,宰,治!”冰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从心中划过,终于看清了来者的面容,鸢色的瞳孔猛的一紧。
      那双本该充满怒气的湖蓝色双瞳如同冰封千年的湖面,异常平静,眼底呈现出的只有无尽的厌恶与冷漠。
      真是,美得让人发寒呢chuya……
      嘴角上扬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太宰无声的笑了笑,张了张嘴发出微弱的声音:
      “真糟糕啊,中也,你又……?!”
      “愚蠢至极!”
      中也利落的打断了太宰要说的话,一个转身,空中坠落。
      太宰痛苦的表情在中也眼中不断放大,又渐行渐远
      没有丝毫慌乱,湖蓝色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寞落,很快又被黑暗所掩饰。
      “轰---”
      玻璃的破碎声与金属的撞击声在夜空中一同炸开。

                                                     ——(未完待续)
     
     
       

上班主任课时画的………        呃……被发现了………第一次拿中也练手,画的不好…对不住哦…○´3`●´3`○´3`●´3`○´3`●○´3`●´3`○´3`●´3`○´3`●

超级棒…

呆萌兔子神威:

【长图注意,多图注意,分镜有参考注意】

关于双黑的过去的一些脑洞

人物设定偏黑,不适者慎入。

——————

【所谓双黑,乃极恶非道之徒】